麻茹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800小说网www.abc160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奥兰·泽尔并未太过关注后续,只等判决结果,孙灵灵与韦谦展开了一场激烈的口才交锋。

他曾在海外,那次在比甘的军事法庭上,可没有如此场面,法官只消十几分钟列举完他的罪状,他便被带走,没有孙灵灵与韦谦这般针锋相对。

就在奥兰·泽尔几乎无法忍受之时,法官宣布短暂休庭,随后宣布判决。

奥兰·泽尔悄悄离开,找了个角落抽烟。

蕾芙娜·华儿紧随其后。

“大哥,我总觉得不太妙,如果嫂子没有判给你,你打算怎么办?”蕾芙娜问。

奥兰·泽尔深深吸了一口烟,“老子的女人,老子自己照顾,谁敢跟老子作对,就算是天王老子,老子也要让他付出代价。”

蕾芙娜咧嘴一笑,“明白了。”

烟雾散尽,二人返回法庭,法官开始宣读判决。

孙灵灵低垂着头,紧紧抓住奥兰·泽尔的腿,“对不起。”

奥兰·泽尔轻轻拍了拍孙灵灵,微笑着安慰,“没关系。”

孙灵灵无意间抬起头,从奥兰·泽尔那双沉静的眼眸中看到了寒光,仿佛寒冬中闪烁的利剑... ...

在神秘的奥兰王国,欧阳哲的预见早已成定局,相比之下,魏谦的智谋胜过孙玲玲,无论是在逻辑交锋还是气势较量中,他的锐利无人能及。魏谦巧妙地给欧阳哲戴上暴戾的烙印,再借欧阳哲与李诗彤未被法律承认的关系为由,明暗两手交替攻击,令孙玲玲无法招架,最终败下阵来。

孙玲玲试图走情感路线,以李诗彤在欧阳哲身边能获得庇护为论点展开辩论,然而,在这片魔法与律法共存的土地上,法理高于一切,她只能黯然败退。

法院门外,欧阳哲目送李诗彤被李雍夫妇强硬带走。他紧握的拳头,目光深邃如同深夜湖水。

李诗婉靠近,低头轻语:“对不起……”

欧阳哲径直走过,面无波澜。

雷花儿拨通电话,欧阳哲启动马车,准备离开,孙玲玲疾步追赶,猛拍车窗:“欧阳哲,别冲动,我们还能上诉!”

欧阳哲毫不停留,驾车疾驰而去。

雷花儿随后登上自己的马车,丫丫望向孙玲玲,低声致谢:“辛苦你了。”

孙玲玲身形摇晃,几乎摔倒,她凝视着欧阳哲消失的方向,仿佛失去了生命中无比重要的存在——或许,那份存在从来都未曾属于她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巴西龟发威,我钓鱼从不空军

巴西龟发威,我钓鱼从不空军

江如故
林泽觉醒了一个系统。 不!也不能算是系统。 简单来说,是一个简单的属性面板。 冲动之下,他放弃一份稳定的工作回村。 从被老父亲在高铁站接走的那一瞬间,林泽的命运就彻底改变了。 钓鱼?那不是港港丹丹? 我有卧底我怕谁? 从此,水底成了林泽的领域! 鱼太远不可及? 没事!我让‘‘小弟’’把它‘‘喊’’过来。 不来?你看我撞不撞你就完事了。 开挂人生,自此起航!
言情 连载 42万字
丑妻逆袭,年代厂长老公瞧好了

丑妻逆袭,年代厂长老公瞧好了

樱花树下的幻梦者
21世纪高级白领参加公司庆功宴,醒来后却离谱魂穿在一个满脸脓包红疹的丑女人身上。 原主刁钻泼辣,得知心上人结婚,不知死活跑去大闹婚礼,结果气急攻心,加上喝太多白酒,当场一命呜呼。 穿来的秦月澜懵圈之际,失手将被原主气到发疯的丈夫打晕在地,看着地上鲜血横流的原主丈夫,秦月澜不得不接受现实。 利用21世纪中药美容技术护肤,第一天:没啥用。一周后:好像起作用了。一个月…两个月…“你这是换了个头吗?”爱美
言情 连载 40万字
父皇是魔鬼

父皇是魔鬼

五月初二
沈灼一手天牌开局,爹权臣,娘郡主,姐王妃,亲哥手握重兵,镇守一方。 她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天之娇女,结果却落得家破人亡,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。 皆因被萧屹的皮囊迷了眼,任性骄纵逼人强娶。 一见萧屹误终身,恋爱脑毁全家。 3000年天盛第一人,圣武帝萧屹,人称“疯帝”。 他灭二十三国,一统亚古大陆 他肃朝野,惩贪腐,兴农业,重商贸,发展工业,开创“元景盛世” 他弑父杀兄,杀妻灭子。父兄杀了,嫡母杀了,
言情 连载 62万字